移动版

资产减值损失骤增、债务兑付违约 *ST刚泰流动性危机加剧

发布时间:2019-11-18 15:52    来源媒体:中国经济网

昔日的“互联网珠宝第一股”*ST刚泰(600687)的流动性危机在持续加剧。2019年以来,*ST刚泰先是自曝存在大额违规担保并向监管层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又公布权益变动报告书表示公司目前处于“无实际控制人状态”,其于2017年11月8日公开发行的公司债券“17刚股01”也于近日未能按期兑付利息构成实质违约。此外,*ST刚泰三季报中营业收入的勾稽异常,更令人怀疑其财务数据的真实性。

陷入业绩爆雷、违规担保、信用评级下降以及“无实控人僵局”等多重困境中的*ST刚泰,再度“如期违约”——由于公司流动性危机加剧、资金困难,*ST刚泰未能于11月8日按期兑付“17刚股01”最新一期债券利息。而从*ST刚泰现金覆盖短债的情况来看,其资金链危机还将持续加剧。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ST刚泰短期借贷及将于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总额约为37.87亿元,而其现金流量表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则仅为1959.12万元。现金短债覆盖比仅约为0.0052%。

继2018年严重亏损后,*ST刚泰2019年的业绩表现仍在持续恶化,亏损幅度不断扩大。若*ST刚泰2019年业绩报告未能实现净利润回正,或将因连续两年亏损而继续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值得关注的是,《红周刊》记者发现*ST刚泰2019年第三季度的营业收入还存在较大异常,需要公司作出合理解释。

资产减值损失骤增业绩大变脸

现金短债覆盖比仅约0.005%

*ST刚泰于1993年11月上市,主营黄金珠宝饰品业务,由于违规为原控股股东刚泰矿业及其一致行动人提供担保,公司股票于2019年4月12日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时隔不到一个月,又因2018年业绩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于2019年5月6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目前,*ST刚泰控股股东为浙江汇通刚泰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文简称“汇通基金”),无实际控制人。

实际上,*ST刚泰的流动性危机早在2018年6月份就初露端倪。彼时上海市浙江商会一份“关于请求帮助刚泰集团解决短期流动性危机的情况报告”在网络上流传开来,文件中提到,受网络报道影响,“金融机构对刚泰集团产生了不信任,采取了抽贷等方式,致使企业突发短期流动性危机。目前,刚泰集团的正常经营已被干扰,企业数千家供应商和数十万员工也被波及”。

天眼查信息显示,刚泰集团日前持有*ST刚泰13.13%的股份,其实际控制人徐建刚此前通过上海刚泰矿业有限公司(刚泰集团全资子公司,持有*ST刚泰24.83%的股份,下文简称“刚泰矿业”)实际控制*ST刚泰。不过由于股份流拍抵债,徐建刚于7月29日丧失了对*ST刚泰的控制权。

不出意料,就在母公司申请求助当年,*ST刚泰“适时地”出现了严重的增收不增利,公司2018年营业收入虽然同比增长34.33%,净利润却在五年来首次出现负值,录得净亏损11.75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356.16%至亏损12.16亿元。根据*ST刚泰2019年三季报,其经营情况持续下滑,亏损幅度继续增大,营业收入同比减少87.6%至9.27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4613.91%至亏损3.36亿元。

*ST刚泰在2018年业绩报告中将当期亏损严重的原因解释为财务费用及资产减值损失增加,但蹊跷的是,因负面报道及金融机构抽贷引发的融资成本的增加并不是导致其亏损的主要原因。《红周刊》记者梳理*ST刚泰2018年的分季度业绩数据发现,公司与融资信贷成本相关的财务费用增加额仅为1.15亿元,主要亏损集中于第四季度资产减值损失的增加,其中包括计提坏账准备2.39亿元、计提无形资产减值损失0.36亿元、计提投资项目减值共计2.15亿元、对收购企业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共计7.25亿元,上述资产减值损失增加额共计12.16亿元。*ST刚泰并未披露其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具体投资项目与并购子公司的详细信息。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去年刚泰集团曾被传通过各种方式积极回笼资金,主要措施有加大存量房产销售回笼资金的力度、转让或回收部分对外投资项目,以补充集团流动资金等。

虽然*ST刚泰2018年以来的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确实有明显增加,但由于母公司被金融机构抽贷等原因,*ST刚泰2018年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金额也自2013年以来首次转负。

截至2019年三季度末,*ST刚泰短期借贷及将于一年内到期的长期借款总额约为37.87亿元,而其现金流量表中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则仅为1959.12万元。现金短债覆盖比仅约为0.0052%。

除了面临现金与短债规模相差巨大、债券利息兑付违约等流动性危机之外,*ST刚泰还有大额违规担保本金及余额面临代偿风险。根据*ST刚泰近期公告披露的信息,此前公司为其实际控制人、关联方及其他相关方的21笔借款违规提供担保,担保金额合计56.34亿元。

虽然原实控人徐建刚表示,“以上16笔借款(公司自查报告中列示的担保数量)的担保仅为名义担保,其额外提供的质押担保物约51亿元,能够足够覆盖借款本息”,但实际对违规担保的消除情况并不理想,还剩余29.93亿元的违规担保本金余额尚未清偿。但如今公司却面临代偿危机待解,实际控制人即发生变更,且公司疑似无实际控制人的僵局。

值得关注的是,根据*ST刚泰前三个季度披露业绩报告的情况来看,其亏损幅度仍在扩大。若*ST刚泰2019年业绩报告未能实现净利润回正,或将因连续两年亏损而继续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

公司陷入“无实控人”僵局

*ST刚泰与汇通基金的关系值得关注

此前由于*ST刚泰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份被流拍抵债,*ST刚泰的实际控制人由徐建刚变为汇通基金。但汇通基金是由四个合伙人共同出资设立的有限合伙企业,任何一方合伙人对汇通基金均无实际控制权。故*ST刚泰的实控人变更为汇通基金后,*ST刚泰也无实际控制人。

11月14日,*ST刚泰发布了关于延期回复上交所《关于甘肃刚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控股股东所持股份被流拍抵债事项的二次问询函》的公告。值得注意的是,这也是*ST刚泰第五次延期回复上交所的二次问询。

问询函主要围绕*ST刚泰股份流拍抵债事项中的三个核心问题提出质疑,即实控人变更后公司对剩余违规担保金额的处理安排、汇通基金无实际控制人及控股股东变更后*ST刚泰也无实际控制人的原因及合理性、未来汇通基金是否存在转让*ST刚泰股份计划等。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虽然汇通基金并无实际控制人,但其与*ST刚泰之间却存在一定的利益关系,这还要从汇通基金的设立说起。

2016年4月22日,刚泰集团(普通合伙,认缴出资12亿元)和红塔资管(有限合伙,认缴出资40亿元)、华融汇通(有限合伙,认缴出资7.99亿元)、汇通融致(普通合伙,认缴出资0.1亿元)共同出资设立汇通基金,*ST刚泰公告显示,汇通基金的设立目的仅为通过专项资产管理计划受让刚泰矿业和刚泰集团持有*ST刚泰股份的股票收益权并就在触发条件达成时退出形成收益,除此之外汇通基金目前不涉及其他任何投资及管理项目。

换言之,汇通基金成立并受让刚泰矿业和刚泰集团持有*ST刚泰股份的股票收益权,待*ST刚泰的股价上涨到某个价格时获利退出。汇通基金成立后,*ST刚泰筹划过一起“收购大案”——*ST刚泰自2016年7月25日起因重大资产重组停牌(8月6日明确停牌原因),此次重组通过发行股份购买刚泰集团持有的悦隆实业100%股权,并通过悦隆实业间接持有海外BHI公司(全球顶级奢侈品公司)85%的股份。不过事与愿违,重组失败了,此后*ST刚泰的股价更是一路下跌,这也导致汇通基金无法获利退出。

自2018年8月起,因*ST刚泰股票价格已跌破约定的平仓线,刚泰集团、刚泰矿业未能履行补仓义务,也就有了后来的“股份流拍抵债事项”。

营业收入存在勾稽异常

《红周刊》记者核算*ST刚泰2019年三季报中与营业收入相关的财务数据发现,该期营业收入存在勾稽异常,有虚减营收的嫌疑。

据*ST刚泰2019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公司前九个月实现营业收入9.27亿元。记者注意到,*ST刚泰的主要营业收入来自黄金及黄金珠宝饰品和影视娱乐制作及营销两个行业,由于公司三季报中未分季度公布其营收构成情况,而往年业绩报告中影视娱乐制作及营销行业业务贡献的营业收入在公司的营业总收入中占比极低,故将其前三季度营业总收入视为黄金级黄金珠宝饰品业务的收入进行核算。

*ST刚泰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报告显示,其1-3月的营业收入约为3.79亿元,故其4-9月的营业收入约为5.48亿元。根据财政部、税务总局、海关总署公告2019年第39号文“从2019年4月1日起,纳税人发生增值税应税销售行为或者进口货物,原适用16%税率的,税率调整为13%;原适用10%税率的,税率调整为9%”之规定,整体核算后,*ST刚泰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含税营业收入大约为10.59亿元。

根据财务勾稽关系,上述含税营业收入在财务报表中将体现为同等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和应收账款及应收票据等经营性债权的增减。

2019年前三个季度,*ST刚泰合并现金流量表中的“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金额为18.17亿元。由于当期预收账款不属于当期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入,故需要剔除掉这部分金额的影响。2019年上半年公司预收账款较上期增加了9544.91万元,扣除掉该部分后,与营业收入相关的现金流为17.22亿元,含税营业收入10.59亿元与相关现金流入金额相较差值约为6.63亿元。也就意味着*ST刚泰在2019年前三个季度有6.63亿元的现金流入与当期营业收入无关而须体现为经营性债权的减少。

*ST刚泰资产负债表显示,其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金额为29.36亿元,2018年末相同项目金额为38.52亿元,相较减少了9.16亿元。其中还需剔除计提坏账准备的影响,不过*ST刚泰并未披露相关数据。故相比之下,经营性债权实际减少9.16亿元,大于理论应减少额6.63亿元,差异金额约达2.53亿元。需要强调的是,出现上述差异的原因可能是*ST刚泰将应收票据背书、贴现所致,然而其财报却未披露该部分相关信息,对此或许需要公司给出合理解释。

《红周刊》记者注意到,*ST刚泰2018年业绩报告曾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也因此于2019年5月6日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相关公告显示,公司2018年业绩报告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审计报告的原因有两项,一是违规担保事项(42.77亿元)和对外融资借款事项(1.4亿元),无法判断真实性、完整性及对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二是翡翠原石、玉器(43.8亿元)占期末存货余额的84.22%,无法判断可变现净值及对财务报表可能产生的影响。值得注意的是,若*ST刚泰2019年的业绩报告再次被出具无法表示意见的审计报告,公司股票则将面临暂停上市的处境。■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