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版

证监局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到来 ST刚泰实控人徐建刚违规担保风波延续

发布时间:2019-05-12 09:43    来源媒体:全景网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前因试图收购国际知名奢侈品牌布契拉提(BUCCELLATI)一时风光无限的甘肃刚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ST刚泰,600687.sh),如今却接连卷入债务危机、违规担保。

继4月10日ST刚泰披露实际控制人徐建刚存在涉及金额约42亿元的违规担保,继而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后,上述违规担保事件的余波尚在荡开。

实控人违规担保风波延续

5月9日,公司收到两份甘肃证监局文件,分别对公司和实控人徐建刚等四人给予警示函监管措施。

该日,ST刚泰公告称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甘肃监管局(“甘肃证监局”)《关于对甘肃刚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刚泰控股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徐建刚、副董事长周锋、董事(兼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赵瑞俊、独立董事王小明于2019年5月9日收到甘肃证监局《关于对甘肃刚泰控股(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徐建刚、周锋、赵瑞俊、王小明等4人采取出具警示函监管措施的决定》([2019]2号)。

甘肃证监局认为,由于ST刚泰的自2016年11月至2018年6月为实际控制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和其他相关方的多笔借款提供担保,担保本金合计42.77亿元,上述担保未履行相应的决策程序,且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同时,其中部分担保借款的出借人还ST刚泰将列为被告之一提起诉讼,累计诉讼金额已达披露标准,但公司未及时披露。

因此,根据《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管理办法》第五十九条的规定,甘肃证监局决定对ST刚泰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同时,甘肃证监局认为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徐建刚、副董事长周锋、董事(兼总经理、董事会秘书)赵瑞俊、独立董事王小明对刚泰控股相关对外担保未履行相应决策程序,且未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徐建刚、赵瑞俊对刚泰控股未及时披露重大诉讼的行为负有主要责任,因此也采取出具警示函的监督管理措施。

自曝违规担保风险上交所质疑公司内控

上述违规担保事件起因于ST刚泰的自曝。

4月10日ST刚泰发布公告称,近日发现在部分借款纠纷案件中,存在由公司提供担保嫌疑,经自查,相关担保均与公司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或实际控制人徐建刚相关,但均未经公司有决策权限的决策机构批准,属于违规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提供担保。属于违规为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提供担保。公司涉及违规担保42亿元,目前尚未偿还的本息合计约34亿元,股东提供的质押担保物约51亿元。

徐建刚自称以上借款的担保,仅为名义担保,其额外提供的质押担保物约51亿元,能够足额覆盖借款本息,不会给ST刚泰造成实质性损失。

鉴于此,该公司向上交所申请对公司股票实施“其他风险警示”。而该公司股票在4月11日停牌一天后于次日复牌,股票简称亦变更为“ST刚泰”。

5月9日,因中国长城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市分公司与刚泰集团、上海刚泰置业集团有限公司、徐建刚等借款合同纠纷上海金融法院作出(2019)沪74民初432号民事裁定书,因保全需要,截至该日,刚泰集团持有本公司股份共计1.9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13.13%;刚泰集团持有的公司股票1.96亿股已全部被司法冻结或轮候冻结。

尽管公司名称中标注“甘肃”,但总部位于上海。因被质疑历史并购高额溢价收购大股东个人资产、所并购标的未完成业绩承诺并应减值而未减值的情况,去年6月22日,公司公开对于上述问题及流动性问题进行澄清。但此后,ST刚泰便处于下滑状态。今年1月中旬,ST刚泰实控人徐建刚辞去刚泰集团法定代表人一职。一位刚泰集团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前不久徐建刚还出现在公司忙碌股东大会,目前管理上市公司方面公司较多。

4月29日,ST刚泰晚间发布年度业绩报告称,2018年净亏损11.65亿元,上年同期盈利5.45亿元;营业收入为110.3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34.33%;基本每股亏损0.783元,上年同期盈利0.366元。

上交所随后对公司年报发去事后审核意见函。因公司年报审计报告被出具了无法表示意见,同时内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内部控制审计报告被出具否定意见,上交所要求公司就财务报告和内部控制非标意见的相关事项作进一步补充披露。

同时,鉴于公司存在的上述内部控制重大缺陷,上交所要求ST刚泰对各环节的内控制度进行全面自查,并在全面自查的基础上,制定整改计划,及时完成整改,完善内部控制制度,完成对相关责任主体的认定和追责安排,并及时披露整改进展。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